您好,歡迎來到湖南紅色文化研究院!
聯系我們  | 收藏本站  | 繁體中文  |
新聞搜索  
 
最新文章  
1  我黨第一個空軍建設計劃:“建設
2  緊急建言:再論交易所應依法繼續
3  毛澤東大膽提出這個想法,最終形
4  傳承紅色基因與國家文化安全
5  陳毅從這里走上革命道路
6  毛澤東10幅對聯,極具情懷與智
7  這些年,習近平在農歷小年這一天
8  陳毅的思想政治教育藝術
9  周恩來:只要我當一天總理,鄧穎
10  董必武舍車騎馬
主題排行  
 李崎:努力探索紅色社團發展之路 135983次
 毛澤東:面對困難要敢斗敢勝 118448次
 三首《詠梅》 三種境 90287次
 湖南桃源挖掘黨史資源打造紅色文 86546次
 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 83932次
 黨的哪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國外召 80557次
 讀新版《馬·恩·列畫傳》 79270次
 黨史知識大講堂第三講:抗日戰爭 72690次
 鄭義:紅色組織力 64166次
 綠色湖南建設綱要 53959次
三首《詠梅》 三種境界
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:admin 發布時間:2012-3-12 閱讀:90287次 【字體:

    陸游、瞿秋白、毛澤東曾先后寫有同一詞牌、同一主題的《卜算子 詠梅》。

     先看陸游的《卜算子 詠梅》:“驛外斷橋邊,寂寞開無主。已是黃昏獨自愁,更兼風和雨。無意苦爭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作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!

     陸游的一生,滿腔的愛國抗金熱忱,卻屢遭南宋小朝廷茍且偷安冷水的澆潑,以致長期受冷落、遭傾軋,政治上被嚴重邊緣化。與仕途失意相伴隨,個人生活尤其不幸。曾經有過的美滿婚姻,亦被封建家庭的無情棒,打得粉碎。如此遭際,表現于詩詞,難免抑郁、憤懣、憂傷、凄楚。在《卜算子  詠梅》中,詩人以梅自況,自艾自憐,孤芳自賞。表達的是“寂寞開無主”的無奈,“黃昏獨自愁”的凄涼,以及“只有香如故”的孤傲清高。盡管“無意苦爭春”,但由于她的高潔,她的不阿世媚俗,結果還是“一任群芳妒”,以至“零落作泥碾作塵”。作為封建時代的愛國知識分子,當他的家國功業、修齊治平都化為泡影時,也只能藉物詠懷、不平而鳴。所以,“只有香如故”的結句,既是對個人遭際的阿Q式解嘲、排遣,也是肯定自我價值的最后心理依托?v觀全詞,詩人借梅自喻,借梅渲泄,也借梅來證明自己。其境界,苦寒、乖僻、孤高、促狹,始終走不出自我的圈子。按王國維的界定,陸詞當屬于“有我之境”,而這個“我”,卻是“小我”。

  同是《卜算子 詠梅》,在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筆下,則是另一番氣象,另一種境界:“寂寞此人間,且喜身無主,眼底云煙過盡時,正我逍遙處;渲簹,一任風和雨。信是明年春再來,應有香如故!

  瞿秋白是在江西上余國民黨的監獄里,在他生命的最后時日吟下了這首絕唱的。起句“寂寞此人間”,可以說是瞿內心感受的真實流露。作為中共早期領導人,瞿秋白在黨內一直得不到大多數同志的理解、認同,還長期遭受左傾路線的殘酷打擊。內心難免會產生曲高和寡、知音難遇的感慨,這也可以從同是在監獄中寫成的另一篇文字《多余的話》中找到有力的援證。在這篇無私表白自己的文章中,瞿引用了《詩經》中的兩句聊表心跡:“知我者謂我心憂,不知我者謂我何求”。然而,真正的革命戰士是不會因此而動搖、消沉的。所以,緊接著的“且喜身無主”,則表達了詩人超然物外、不計個人枉曲的豁達大度和無私無畏的樂觀情懷。而飄逸瀟灑的“眼底云煙過盡時,正我逍遙處”,便徹底超越了榮辱得失的“小我”,實現人生價值的升華!盎渲簹垺保喊咨植浪僚,導致“花落”;革命形勢轉入低潮,所以“春殘”。而“砍頭不要緊、只要主義真”的信念驅使著革命者為了崇高理想,“一任風和雨”——在血雨腥風中前仆后繼、勇往直前!靶攀敲髂甏涸賮,應有香如故”——那紅旗如畫的革命春天,必將在先烈們的鮮血洗禮中來到;而革命者的精神,將萬世流芳、光耀千秋。詩人借梅詠志,卻能跳出自我的圈子,把自己的“小我”融入到革命者的“大我”之中。如果說陸詞所表現的是“小我之境”,那么,瞿詞則是一種雄渾、壯烈的“大我之境”。
  至于毛澤東的《卜算子  詠梅》,則又是不同于前兩者的氣象和境界:“風雨送春歸,飛雪迎春到。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。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。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!

  毛澤東與瞿秋白是兩位觀點相近、志趣相投的革命戰友。但毛澤東寫作《卜算子 詠梅》時,與瞿秋白當時的境況迥然不同。其時,中國革命已取得勝利,人民共和國也已走過了十幾年的歷程,毛澤東早已成為舉國擁戴的人民領袖。然而,寫作該詞的一九六一年,全國人民卻面臨著極其嚴峻的局面:國內正經歷著建國以來最嚴重的三年困難;國際上,由于中蘇關系的破裂,我們面對的是反華勢力大合唱。而這一切,卻絲毫沒有挫損毛詞通篇洋溢的超拔、豪邁的樂觀主義氣概和堅強不屈、昂揚奮發的斗志。毛詞巧妙地反陸詞之意而用之,拓展境界、別開生面。起句“風雨送春歸,飛雪迎春到”,通過對時空圉限的突破,營造了季節更替、自然生息的大背景、大氣候,展現了超邁、壯觀的磅礴大氣!耙咽菓已掳僬杀,猶有花枝俏”。由“百丈冰”與“花枝俏”的對比,凸顯詩人筆下的梅花,不是陸詞中那種托非其所、生不逢時的受傾軋的“苦梅”;也不是瞿詞中那種風雨催殘、零落不堪的“殘梅”;而是傲霜斗雪、風姿昂揚的“俏梅”!然而,如此俏梅,卻并不自矜自大、不可一世。而是謙遜自持、不事張揚——“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”。她恰到好處地擺正自己的位置:不是爭春的英雄,不是操持造化神工的救世主;而只是報春的信使,只是站在自然變化最前端的先驅者。更重要的是,她并不孤獨,絕不會孤芳自賞。在她身后,是春天里的群芳爭艷、無限風光。當她完成了報春信使后,便功成身退,帶著結子的碩果,消隱到百花叢中。所以,“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”。這是成功者會心的笑,是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時代升華,表現了與人民息息相通、血肉相融的領袖情懷!靶Φ阶詈,笑得最好”。詩人用最后的笑,賦予梅的全新品格、全新風骨、全新節操,把詠梅詩詞拔升到古往今來樂觀壯美的最高境界,并從中寄寓了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創造人類歷史的根本動力”這一歷史唯物主義信條。毛詞的境界,不僅突破了陸詞的“小我”樊籬,也拓寬了瞿詞的“大我”境界,是一種博大無私、氣勢恢宏的“超我之境”。
 
 

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首頁   |   機構概況   |   特別關注  |  紅色湖南   |   紅色論壇   |   紅色培訓   |   紅色團體   |   紅色傳承   |   紅色公益  |   聯系我們
湖南紅色文化研究院版權所有 (復制必究 )
電話: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:湖南省 . 長沙市 . 韶山路1號- 省委大院
Copyright 2014-2015 湘ICP備14012842號
技術支持:多發科技
河南11选5技巧稳赚